草木灰

石头
草木灰
能治好我的皮外伤

那时奶奶还在
流血的时候,菩萨就赶回来了

如今的夕阳,像是群山点燃的篝火——
这些灰烬一样越来越浓的疼痛

被夜色反复覆盖
又被夜色反复撕开,仿佛无药可救的时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9 21:15 ,荐稿编辑:三斗米糠、瑞雪、四月薇)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