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记

倘若
漫山的草
早已忘记族谱
本能地跟着花起舞
石头也不阻拦
任由它生长
只要不出头
只要不长在路边
都可以原谅
路边是花的位置
草不能僭越
僭越了
就要挨锄头和镰刀
但是,草这种东西
野性十足
常常做些违背宪法的事
竟有那不安分的
走在花的前面了
险些把花压下去
这些草
还在不停地繁育后代
真多了
山也无可奈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7 22:09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