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记

梦兮
在一片叶子上发现一整个
春天,村子顿然间年轻了许多
站在村口太多年
这么多年,它都是忠实的儿子
村子唯一的见证者守候人
不像我们,来自异乡的故乡人
不配做村子的儿子
不配把村子称为故乡
如今它老了,只能靠枯干的枝条
咀嚼村子的昨天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8 19:50 ,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