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墓碑

焘硕
父亲是石匠
生前给无数人刻过墓碑
轮到他自己
却是我动手凿刻的

先从山里选一块上好的石材
用他留下的锤鏨
将这块不规则的花岗岩
打磨成型,然后刻上父亲的名字

一锤砸下,錾头火花四溅
石头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线
像一根白发在风中飘着
我这才知道,父亲的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
都是他用锤錾凿出来的

这个过程,多像我走过的人生
父亲一锤一錾下去
我这块顽石,就成了有棱有角的碑
其中的辛苦只有锤錾知道

一把坚硬的钢錾,如今
尾部尽是纹裂,就像父亲晚年的身体
四处走风漏气
我真不忍再凿,每一锤都砸在心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流派群组-自成一派, 2017-4-17 05:37,荐稿编辑:冷铜声)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