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论

梅府军
春日一个个地走了
你抓了几个——
我老了
那些花把腿架在树枝上,笑我老眼昏花
有人把春日排给我看
戴着老花眼,检视一生凌厉的河流
温柔乡里几度安家
——即便我是皇帝,也翻不动众妃子的牌了
让我的子孙享用吧,当然,我的子孙要勤政
要当春的主子
春兀自华丽,可会转身的没几个
要是没有我的性情融入
她也仅仅是个物件摆设。总结一生的经验
无非要会当春的主子,多学点知识,做一个不自大又不自小的人
主仆是名分上的,我们愉悦一生
其实那些花也是我的主子
 
(选自诗歌报论坛,荐稿编辑: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