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晓梦迷蝴蝶

胡蝶
1,浮世绘
 
野草,在毁灭中生长,
羊群,在荒原里迷失。
思想穷途末路,诗歌是廉价快餐。
 
一些细胞不断增生分裂,
一些原始的植物,相继退化到地底层,苟延残喘。
泡沫,瞬间破灭;
欲望,迅速膨胀。
种子离开了泥土,被带到太空以后,变成了漂亮的转基因。
 
罂粟花开的迷人,影子里有骷髅的笑容。
荒地,旷野失踪了,
坟墓,鬼魅失踪了,
一些灵魂,躲在地底层,诅咒人类的繁衍。
 
不分季节,拼命的做爱,
不分昼夜,不停的造假。
欲望的高楼,爬上了云梯。把荒谬的理论破旗招展。
女诗人把胸罩和裤衩,作为诗歌的意象。
男人们把金钱和权利,作为自己的标榜。
动物们被关进笼子,喂饱激素以后,等待人类的杀戮。
 
 
2,隆重登场
 
人们每天都在计算出时间,金钱,和财富,乐此不疲的进入一种怪圈,变态着恶性循环。
 
她一出生,就被迫不及待的灌输了生存所具备的一切条件。
他一死亡,就被迫不及待的推向火葬场,连同他体内不死的癌细胞,一起火化。
一些照片挂在哪儿,定格了,时间已不重要了,眼神呆滞而苍茫。
生活还是生存?一切不得而知。
 
细菌,病毒,癌细胞,雾霾,转基因,甚至核武器等等,
已经从死穴里纷纷爬出,逐个完成了从名词到动词的转换。
华美的唐诗,凄美的宋词,所有的风花雪月,纷纷退场,
给“野蛮文字”,让出了地盘。
而那些毫无诗意的文字被冠名正身后,堂而皇之的在文学街市招摇过市,并且一一隆重登场。
 
 
3,庄生晓梦迷蝴蝶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一切在周而复始中,无奈的活着,庄生的梦还能继续吗?
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周庄?
曾经在灯下反复思索过这样的问题,也许他是带着神明的旨意,
等待周遭的绿色漫过他的全身,用颤抖的梦打开一片蝶的翅羽。
 
千年的帷幕,沐浴着诗意的春风细雨,有着多愁善感的灵魂,
鸟声,马蹄声,花开花落的声音在梦里,此起披伏。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古典美人的容颜在镜子里渐渐清晰。
 
蝴蝶越飞越大,它飞过三山五岳,却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回头。
 
它投下的影子,翩然灵动,已令万物失色,
那弹筝簧的女子,从《锦瑟》里走出,她背对着所有的现代人;
一个袅娜的背影,让我痴迷了千年。
 
筝簧声如流水响起,纯粹而又透明,
诗句慢慢的打开一朵花的矜持———
戏剧里的英俊小生,在《西厢记》的院墙外流连,
昆曲里的美丽旦角,悄悄的走进《牡丹亭》。
 
画外音传来现代人无法超越的绝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9 10:39,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