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黑鸟(外一章)

吟啸徐行
当它们成群结队地造夜,白昼之夜。
造黑,黑中之黑。
造得有声有色,铺天盖地,满山遍野……
一群碎裂的夜,一块与一块之间绝不粘连,松散灵活,达到绝对自由的标准。
一团和谐的黑,没有一丝异调。
不离不弃,有着一致的选择。
有着相同方向,相同的来处与去处。
因一个季节,兴奋得呱呱大叫。
为一场空白,不辞追逐,上下翻飞。
天地苍茫,它们是消灭苍茫的一对一高手。
在哲理中添加哲理。
于诗意处点缀诗意……的一群不祥之鸟啊,四分五裂,又浑然一体。
世界早已不祥。
最后一个噩耗是所有人的皆大欢喜。
 
 
外遇
 
出门二三十步,上了河堤,我便有了外遇。
譬如枸叶,毛糙糙的,还让我看她的脸色。譬如泡桐,粉嘟嘟的花朵,一看便像是得了大病;已是暮春,还不敢打单。
再就是猴头,缩头缩脑,一点也不大气。
薇,即野豌豆,一点猩红,让我不屑于她的血性。
至鳌峰公园后,我看到了夹竹桃、海棠、紫荆,算是我的艳遇。
仅此而已,我不心动。
我不与她们靠近,不拍一个镜头,不说一句掏心掏肺的话。
我不染指夹竹桃的艳,和她的毒;不沾染海棠的绚烂,和她转眼一地的悲伤;也不与紫荆纠缠,让她们恋着搂着,爱得死去活来。
还有更多的外遇,但都没有肌肤之亲,也没有蝇营狗苟。
我身之外,我心之外,一切皆为外遇
艳遇。上帝造物,凡能过我眼,动我心者,我皆深深感念。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8 20:46,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