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着文字,絮语

神采飞扬
撷一抹红尘,采一朵往事,折成千纸鹤,邮寄流年。如是,我便知道,我已在蝶儿一样的梦里。
破茧的心灵,在涅槃以后,或许,需要些些文字,飞扬水墨,结绳记事。静开的毫端,缱绻眸光里,那丛丛曾经的寻寻觅觅。
极是喜欢这种恬静的感觉。就着云淡风轻,倒一壶往昔,与时光对饮。醉与非醉之间,咖啡的袅袅里,流年,就开出素淡清雅的花,馨香了黄昏的时光。或许,还有,天青色等烟雨……
曾经去了,往事徒留指尖。浅嗅,总渗着,一缕淡淡的忧伤,参合着莫名的向往。
倚着记忆的岸,放逐那时岁月,一任,大片的时光,跌落缤纷,生动曾经。囿于红尘一隅,研开水墨,打捞曾经,或舒或缓、或急或喘的呓语,将一阕阙未曾阑珊的心事,渲染,唯美成红笺小字,挂在灵魂的水岸。
三千温婉,舀不出,再次相见。岁月的书签,收集流年的积淀。就让茹香的文字,篆刻最美的相遇,落款流年的丹青。左手安恬,右手温暖。
或许,有一天,定格的文字,在你转身的瞬间,无法抑制的,牵肠,你离去的目光。那灵魂收藏的点点滴滴,终会,以历久弥香的痕迹,芬芳你眼前的未来时光。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9 16:57,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