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墙,老屋

小月兰心
太行上的石头,好硬!站立,就是一座巍峨的山峰。躺下,便可以成为一堵墙。
一个地名,被漓江的水洗过。在太行山下,被一堆石头撑起。
愚公的血脉,用坚韧在石头上扣出自己的痕迹。
用岁月打磨所有的棱角,随心所欲地码放。黛瓦,将古典罗列在头顶。
谁把美丽的乡村写进在一个政策的口号里?在更多的地方,复制,还是扶植?而,真正的底板,却遗弃在这里!
林州,桂林。
青砖黛瓦,石块堆砌围墙,我的童年时代!只不过,村头多了一个时代的遥望。
把浑浊的目光,镌刻在村头。木然的塑像,痛了谁?
话题,一再提起。却,一直那么沉重。
常回家看看,在一首歌里,短暂地慰藉了心理的失衡。
因为要生活,所以有留守。生活与留守本不具备因果关系,但,已经成为现实。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欲望绷紧了神经,拥挤淹没了记忆。
城镇,用一种掠夺的速度,孤立了乡村。一条通往故乡的路,开始生疏。
老屋,在空置中荒芜。老人,在孤独中老去。只剩下那一抹斜阳,依旧从容。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20 14:14,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