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不来,时光拒绝轮回

四川胡华强
三月已远。四月未归。
春风浩荡。万紫千红的三月,在杜鹃声里化为几场夜雨。芬芳如霞,随长堤烟柳隐入十万人家。
燕翅掠过暮色,无数关于三月的歌谣,在渐起的蛙鼓中激起满眼浓绿,从此缄默不语。
远方的问讯还在继续。从水里,从风中,从梦的密道,从心的缝隙。从中原穿过函谷关的森严和秦岭的险绝,以草色的姿势,让登临的视野,遥看萋萋近却无。
不说桃花。不说杏花。没有任何枝头可以挽留花朵。
所有暖烘烘的忧郁都在急于结出果实。
但是,繁华过后我无暇感伤。
三月,可以疲惫寻觅的眼,不许响起葬花的旋律。
 
四月,已让我望眼欲穿。
芬芳逝去。落花消散。四月,只是别人的四月。
时光在契约中退回,转眼遥遥无期。命运的魔盒,紧闭了所有预设的惊喜和叹息。
我的四月,无处耕耘,无处聆听雨声,无处播种布谷鸟的歌吟。
即将来临的惊雷和暴雨,也只在别人的四月里激荡。
预备好的,所有的惊喜的表情,所有迎接相拥的姿势,所有莫可名状的呓语,所有为来年扦插的欲望……在三月的姹紫嫣红里,无法展开飞翔的翅膀。
四月不来,时光拒绝轮回!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21 07:17,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