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今晚走了的兄弟

吕贵品
兄弟!我的好兄弟
原本以为我苟延残喘会先你而去
可你不辞而别
匆匆地找了一个乘凉的地方
 
今年夏天酷热难耐
我浸泡着疾病的泪水一直沸腾
泪水的撞击让我遍体鳞伤
 
在深圳,我们粉刷墙壁
你说没有墙就没有墙的肮脏
在北京,吃了几只螃蟹
你说横行的兽怎么会顾及前方
那个冬天,在侯德健家洗澡
水花四溅如龙的鳞片作响
那个夏天,开往八达岭的火车
把我们载入一间小房⋯⋯
 
想起历历往事我失声痛哭
这个便宜让你得了
你让我们为你流太多的泪水
赤子七人我要先走了该有多好
就不用承受如此悲伤
 
我的好兄弟啊!
为了自由你失去了自由
你用自己的苦难
宣告了这个世界多么荒唐
你用自已的死
宣判了这个恶性肿瘤的灭亡
 
好兄弟!在那个地方等我
找一块云朵帮我拧干
等我们相见之后给我擦擦泪水
让我笑得风清月朗
 
2017年7月13日晚
 
(选自《学者庄园》微信聊天群2017.7.13,荐稿编辑:韩庆成)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