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躺着的那位诗人

韩庆成


三十多年前,八个诗人在吉林大学
留下一张合影
站着的五个人,有三位
后来成了我的朋友
躺着的那个人
今天永远



 
我没有记住他的诗
只深深记住了他的名言
一个没有敌人的人
被别人当作了敌人
一个追求和平的人
被暴力阻挡在和平之外
 
从今天起,诗人的词汇中
将不再有和平
有的只是死亡,只是怒吼
只是永不撤回的诅咒
 
原谅我没有记住你的诗
原谅我开始忘记你的名言
 
2017-7-13,深夜
 
(选自《学者庄园》微信聊天群2017.7.13,荐稿编辑:韩庆成)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