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不散:无所有,无所铭

——悼一位诗人

黑光
1
多到足够多的时候
已然一无所有
穹顶下,蚂蚁的哭声
经常盖过雷霆万钧
只是你我都听不到
只是大海卷走一叶小舟
没有任何一部史书
会记下哪怕是最为
卑微的一笔
但它会记在神的心里
 
2、
高到足够高的境地
只剩孤家寡人
你抱着石头走进海水
我踩着海水走进石头
恍惚间,你我瞥见
某行省某州府
端立一方碑石
龙首龟趺
不着一字
但有神说:
“广陵悠悠终不散,
傲骨铮铮始有声”
 
2017/7/13夜草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4,荐稿编辑:韩庆成)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