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厚朴
菜市口的鲜血,从没干过
谭嗣同,秋瑾,林昭,必有更多的肋骨与坟冢
谁人不将死去?
这淤泥地,落满皮屑,阉人呻吟
我所见的蝼蚁尚在争夺、迫害、漠视
唱赞美诗
呜呼哀哉,文字狱的古老把戏还在这片山河延续
铁钳、阉刀,野蛮的族类啊!
死则死矣,暗夜从来不能吞没一个人手执的灯光
它必照耀,信道的人
安息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5,荐稿编辑:韩庆成)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