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月宛初
1.
破瓦罐有时,也能渡
无履之人。抱着自己的身体,像脱落
的牙齿,掉进尘世的漏洞里
 
就算抓不住流水
也能让生锈的马蹄,跑过浑圆的落日
 
2.
冬天的雪,不多
足够让一只蜡烛摇晃着倒下
烧了一生的梦, 终于偃旗息鼓
 
除了树上的鸟
阳光是新的,人是旧的。棺木横在脚下
风都不愿吹他
 
(选自月宛初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