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周彦虎
舔碗
 
六十年代
大老碗有多深
人的舌头有多长
 
神州大地
遍布着灾荒
大老碗里
盛满了雪山草地
 
枯瘦的口腔
生长着细长的舌头
碗底的面汤薄膜
能覆盖舌尖的饥饿
 
一只蠕动的舌头
舔黑了白天
舔不亮长夜
 
 
坟头
 
世界上所有的坟头
我都心悸
不管装饰得多么美丽
 
唯独你胸前的两座坟头
磁山一样
 
我愿做一枚钉子
 
 
留守
 
手机与手机之间
相隔万水千山
但两头的泪水
瞬间流向彼此
把心淹没
 
老人孩子
留守着无爱的村庄
青年壮年
留守着工地的黄昏
 
长夜
两地的目光
都盯着屋顶
看一张蜘蛛网上
抖动的翅膀
 
周彦虎,60后,中学高级教师,出版诗集《一壶夕阳》(获第二届全国教师文学专著奖)、《杏坛春秋》,《岁月剪影》,现执教于宁夏固原市西吉中学。诗观:真实的艺术具有生命力。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