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西野
远方
 
谁把我们的一生惯坏
仿佛一页空白的毒药,或者
一块灵魂的胎记
三十九年来,我坚持写下的
不过是它虚幻的背影
 
一生的心血在细小的脉管里
响动了多少年,我已无可救药
当我轻声说出风的方向和
一寸又一寸
光阴的绝症
悬崖上的耳朵里正酝酿着
银河的风暴
 
 
冬夜读雪
 
大雪铺陈,他耳朵紧贴大地的墙壁
册页散落一地,像蝴蝶的
叹息。读吧,读吧
把这一场漫天风雪
带入孤独的大海之梦
带进杯底旋转的花园
然后,合上经卷——
他甩掉子夜的肉身与凡胎
换上了大雪的骨头
此刻,一个癫僧正在平原上
一路狂奔
 
 
黄昏
 
是时候了。你看那土壤深处的星辰
最孤独的那一颗
最是籽粒饱满,美艳无比
甚至已经能够清楚地听见
它苍茫夜色的皮肤下
蓝宝石的心跳
 
北斗星正从虎背上渐次醒来
有人从黄昏出发
一次又一次走向那无人之地
走向群鸟播种律令的黄昏
倾听者倾听风暴,亦是走漏风声的黄昏
 
是时候打开黄昏的卷宗了
当你说到念旧的月亮
小心地举出了飘摇不定的火烛
我的眼中正风影清唱,万象汹涌
黑色的鸟群正漫天飞舞,飞舞
仿佛命运无限旋转的幻梦
 
西野,本名张树鹏,1976年出生于宁夏西吉县。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宁夏诗歌学会会员,宁夏文学艺术院三期研修班学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朔方》《六盘山》《飞天》《诗潮》等刊物。作品入选《宁夏诗歌选》,出版诗集《青鱼点灯》,现居宁夏银川。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