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马瑞博
山行
 
我不想说这些红色的槐花
浓郁如一个女人化不开的心事。
追忆一场热烈的邂逅
 
我不想说这些紫色的兰花
携一缕浅夏的幽香
曦光中绽开淡淡的笑魇
 
我不想说这些的芦苇
浑身挂满露珠
好似挂满了银铃铛
摇响一路走来的感怀
 
我更不想说这些野鸭
这些和季节订下契约的野鸭
触摸着岁月的温度
用翅膀阐释流浪和自由
 
我想说这棵白桦树
和我并排站立的白桦树
经历严冬的梦魇,满身疲惫
又一次,他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面前
风鼓起了他如帆的叶子
听!
那是对大地最深沉的倾诉
 
 
母亲的身影
 
这次送母亲去车站
和我并排的母亲
显得愈发矮小了
记忆中那个高大的身影
被岁月留在了相框的背面
 
我明白
这个被时光压缩了的身影
不是老,是终其一生的辛劳
我也知道
终有一天,我再也找寻不到这个身影
不像儿时的迷藏
无论我怎样呼喊
她再也不会理睬
 
那时,在这个世界
我将变成无根之叶
彻底孤单
找不到来路
也最终迷失了归途
 
 
清明,清明
 
天地清明
这个湿漉漉的清晨
阳光像玉一样温润
抚慰着挂满露珠的冬麦地
我终于看到了柳色
那一抹鹅黄
多么叫人望眼欲穿
这个冬天那么漫长
我和这些群山一样苍白
 
祖母,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病弱
这个世界,对你嘘寒问暖的人
越走越少
能让你心伤的人又有几个
来去那么的匆匆
我不去回想你苦难的人生
因为每次都强忍泪水
却又泪湿衣袖
每每萦绕在梦中的
是夕阳下那个守望的身影
 
如今,你离家独居
一两里地的路程
却再也走不回来
思念,只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而你
独对青山
听风听雨
 
(敬以此诗献给祖母大人) 
 
马瑞博,男,汉族,1976年生人,作品见于《诗选刊》、《中国诗人》、《福建文学》、《朔方》、《六盘山》、《江门文艺》、《宁夏日报》、《固原日报》、《葫芦河》等。现居西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