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安城
火石寨,最后一株盛开的丁香花
 
来自雨水,或天堂
素雅的恋人,请不要嘲笑我的胆怯
美丽比恐吓更令人心生畏惧
 
几只蜜蜂摇颤一串蜜香馥郁的风铃
淡粉色的美人站在角落里,显示她的卓尔不群
野草莓和蒲公英开着米黄色的小花,匍匐在她的脚下
山丹丹情窦初开,夹在苋麻草中间,还未完全打开她紫红色的少女情怀
黄刺玫以侍女的保护为名,斜伸过来大咧咧的两朵
落叶松是笔直的卫士,在风吹过来的方向,站成一座座宝塔
沙棘和荆条装作男子汉的样子,守在她身旁,零碎小花是没有底气的爱情宣言
 
正午的阳光蒸腾出痴情的鸟鸣
梅花鹿和大尾巴松鼠躲在粗大的树干后面,偷窥
 
情人谷,影子紧紧地跟着我,悄无声息如一只醉酒的黑*********
蝴蝶是前世无爱者的孤魂,轻飘飘地
从一朵野花飘向另一朵野花
一头没有退完旧毛的骆驼,对着穆柯寨狮身人面像
用嘴巴反思斯芬克斯的谜语
 
无言是我最好的表白,沉默是她委婉的拒绝
就在我转身的刹那,她少女般的轻声慢语如同另一个世界的鸟鸣,“哦,对了,
爱情是匍匐在地面的。天上飞的是老鹰。”
 
 
福利彩票
 
滚烫的馅儿饼包裹欲望的白日梦
一夜暴发的渴望敲响命运的黄金钟鼓
 
人道主义救济在幻想家的美梦中悄然完成
跛子的一拐一瘸和孤儿的褴褛乞讨,都从一片方块纸上忐忑而过了
 
七个数的纸片背面
王老师的女儿踩着颠簸的高跟鞋朝我走来
我的手里攥着她丰厚的嫁妆,殷实的幻想
 
只等二十一点半的秒针
颤巍巍地走来
吉祥的6+1
在我的手心幸福开花
 
 
铜胆瓶里的魔鬼
 
谁来打捞我的孤独
玫瑰花的女儿
弹飞裙摆上一只多情的小蜜蜂
北方的情人
正和春天约会
 
三百年梦寐以求的太阳啊
所有渴盼  化作
刻骨铭心的爱  和
咬牙切齿的恨
 
所罗门的咒语  被
骄傲的渔夫念成一把锁
锁住我的头骨和心房
锁住我的愤怒与凄凉
 
我是魔鬼
我没有爱情
 
安城,宁夏西吉人,笔名,衰草重生;网名,醉酒的翅膀。热爱诗歌和小说。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网》、《中诗报》等平台,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