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简介: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1887~1915年),二十世纪最为杰出的德语诗人之一。
 
  1887年2月3日,出生于奥地利萨尔茨堡,父亲是五金经销商,母亲是一个对美术和音乐有强烈爱好的家庭主妇,因母亲为天主教,于是从小在天主教小学接受教育,后入读萨尔茨堡德国公学,学习拉丁语、希腊语和数学。
  1904年前后,开始写诗;由于从小对妹妹抱有不正常的恋情,开始吸毒。
  1905年,从高中退学,开始以药剂师为职业,并从事了三年,因为这样可以免费获得毒品;开始尝试写剧本。
  1906年,创作的几部独幕戏并上演,但观众无法忍受其构思手法,报刊上出现恶评,因此意识到自身局限,最终放弃戏剧,专一诗歌。
  1908年,到维也纳学习医药获得硕士学位,借识了当地艺术家和波西米亚人,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发表了自己的一些诗作;因妹妹格蕾特来维也纳学习钢琴略感慰藉,但是竟然劝导妹妹开始吸毒,更加深了两人的悲剧。
  1910年6月,父亲突然去世,使妹妹放弃学业前往柏林,虽然刚刚获得药剂师证书,但这双重打击仍使其陷入颓废之中;随后入伍。
  1911年,一年兵役之后退伍回到萨尔茨堡,结果再次征召入伍,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一家医院做卫生员;艺术才能被当地的艺术社团发掘,明镜杂志编辑路德维希·冯·菲克尔成为其赞助人,常印刷其作品并努力寻找出版商为其出版诗集。
  1913年,诗集《朦眬和沉沦》被慕尼黑的朗恩出版社拒绝出版;7月,诗集由莱比锡一出版家出版,改名为《诗集》,这也是其在世出版的唯一诗集。
  1914年,编成了第二部诗集《塞巴斯蒂安在梦中》,作品较之前更为深邃,但未及出版;赴柏林探望因流产而卧病在床的妹妹,为了救助陷于穷困的妹妹四处奔走,但屡遭拒绝,遍尝冷酷无情,全靠菲克尔的热心周济;7月,刚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的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捐赠10万克朗金币,委托冯菲克尔救济穷困的奥地利艺术家,因此与另一位奥地利诗人赖内·马利亚·里尔克分别得到了2万克朗;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毅然从军,担任随军药剂师,并亲历了血肉横飞的格罗德克战役,受到残肢断臂、狂呼嚎叫的巨大刺激,精神失常,企图自杀而被阻止,住进了克拉考战地医院的精神病科;11月3日,死于过量注射可卡造成的心脏麻痹,年仅27岁。
  1915年,最后七首诗在《燃烧者》发表,诗集《塞巴斯蒂安在梦中》由库尔特‧沃尔夫出版社出版。
 
 
作品:
 
  《诗集》,1913
  《塞巴斯蒂安在梦中》,1915
  《特拉克尔诗集》,先刚译,同济大学出版社,2004年。
  《特拉克尔诗集》,先刚译,商务印书馆,2014年。
  《新陆诗丛·外国卷:特拉克尔全集》,林克译,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年。
 
 
评价:
 
  特拉克尔是一位早夭的天才诗人,虽然他的私生活至今看来仍是常人难以理解,但是他短暂的生命中,自始至终贯穿着敏感、脆弱、悲伤又高贵、奇绝的诗歌世界。他的游离、混沌恰恰是诗歌生命最自由本真的展现。
——《诗歌周刊》
2017年7月8日
 
 
  虽然我还不理解它们,但是它们的情氛给了我慰藉。那是真正的天才的声音!
——维特根斯坦
 
  特拉克尔诗歌的多义之声来自一种汇聚,即来自一种旨在其自身的、始终不可言说的合奏。这种创作的言说之多义性不是轻率者的模糊,而是执中者的严谨,后者介入了谨慎的“公正的直观”,并顺从于这种直观。
  我们常常很难把这种在其自身之中完全有把握的更多义言说——它适合于特拉克尔的诗作——与其他诗人的语言划分开来,后者的多义性出自无把握的诗的摸索之不确定,因为后者缺乏本真的诗及其位置。特拉克尔的本质上更多义的语言所独具的严谨在一种更高的意义上是如此单义的,以至于它甚至无限超过仅仅科学—单义的概念的一切技术上的精确。
——马丁·海德格尔
 
  特拉克尔的形象属于利诺斯似的 神话形象;我凭直觉在《埃利昂》的五种现象中把握了此形象。就算它或许不是出自他自身,它或许也未必更明确……
  在此期间,我得到《梦中的塞巴斯蒂安》,读过许多:感动、惊奇、猜测、茫然;因为我旋即明白,这种音韵和声响的条件独一无二,不可复得,正如一个梦可能恰恰赖以出现的那些情况。我想象,面对这些外观和内省,即使是亲近的人也总是像贴着玻璃窥探,被隔在窗外:因为特拉克尔的经历似乎进行于镜像之中,并且充塞了他的整个空间,而这个空间无法进入,如同镜中的空间。
——莱纳·马利亚·里尔克
 
  他是一个酒徒,又是一个瘾君子,但是他从未丧失他那高贵的、经受过精神磨砺的姿态;从来没有人见过他酒醉后摇摇晃晃或多嘴多舌,尽管他那种柔和的、仿佛环绕无尽的缄默旋转的谈话方式常常在饮至夜深时奇怪地变得僵硬、尖锐、恶声恶气。但这样往往使他比旁人更痛苦,他让他言辞的短剑放射寒光,从他们的头顶闪入沉默的周遭;因为在这样的时刻,他显得具有某种简直使他的心流血的真实……
——路德维希·封·菲克尔
 
  在《梦中的塞巴斯蒂安》里面,他已经以如此巨大的激情吟唱他那首单调的歌,以至于不再有什么区别,只有这本狂热的书中的散文篇章暗示出一条突破诗歌的无法超越的完美的道路。阴郁的预言般的散文幻景让人强烈地预感到一种如今已被毁灭的发展潜力。可是人们竟让这位寂静的诗人——他与其杀人不如自杀——作为志愿兵上了屠杀战场!现在他完全寂静了。生于萨尔茨堡,死于克拉考——其间则是古老的奥地利。维也纳、因斯布鲁克和柏林有些人认识他。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谁;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作品:奥地利没有谁写过比特拉克尔更美的诗。
——阿尔贝特·埃伦施泰因
 
  若论及20世纪德语诗坛最杰出的诗人,大多数中国读者都会想到里尔克,或者还有格奥尔格、霍夫曼斯塔尔等。然而此德语诗歌王冠的秘密持有者,却是有“黑暗诗人”之称的特拉克尔。
——先刚
 
  在格奥尔格·特拉克尔的诗中,“镜像”不光作为一种审美特色与诗歌技法而出现,还渗透着诗人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深刻体认。特拉克尔的诗歌通过其“镜像”色彩,于无意识之中与拉康的“镜像阶段”理论之间发生了对话。在诗人看来,现代人的主体性自我被彻底解构了,人类走入了异化的命运里,从而消除了自己生存的意义。
——叶雨其
 
 
自白:
 
1、我越来越深地感到《燃烧者》对我意味着什么:一个高尚圈子里的家与避难所。在摧毁我或成全我难以言状 的情绪的折磨下,在对以往极端绝望以及面向坎坷未来之际,我所感深于言传, 是你的慷慨与仁慈带来的幸运,是你的友谊带来的深厚理解。
 
2、我在家中的这些日子很艰难,在这些充满阳光而冷得难以言状的房间,我处于兴奋与无意识状态之间。蜕变的怪异抽搐,肉体上几乎难以忍受;黑暗的视觉快要死去;狂喜如岩石般团结;而悲哀之梦进一步延伸。
 
3、我们掉进费解的黑暗中,当那一刻通向永恒,怎么死才会最快?
 
4、在濒临死亡的存在的那些瞬间里,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值得去爱。当清醒的时候,你感受到世界的残酷;其中有你全部不可推诿的过错;你的诗歌只是一个不圆满的赎罪。
 
5、沉睡的昏暗的毒汁中,梦见星星和母亲白色的面孔,岩石般的面孔。苦涩的死亡,负罪者的寒食;尘土的面目早已在种族的褐色枝间随狞笑化为齑粉。
 
6、哦,腐烂者,那一刻他们用银色的舌头令地狱沉默。于是灯盏熄灭在清凉的房间,受苦的人们透过紫色的面罩默默相望。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