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只蚂蚁的遭际看人生

——读阿色短诗《一只蚂蚁》

吴投文
蚂蚁进入诗歌的机会似乎特别多,可能是因为它身上的象征意义指涉生存的艰难和卑微的人生。阿色(郭红炉)的这首《一只蚂蚁》大体也没有超出这个范围。此诗写得很平实,却也具有深意,从一只蚂蚁的遭际看人生,有些事情就会看得特别清晰。“一只蚂蚁/会去找另一只蚂蚁”,就如一个人会去找另一个人,这样的联想当然还是非常直接的,却也是一首诗的题中应有之义。然后是一群蚂蚁,是一群蚂蚁的生存图景,它们像人一样生存,也像人一样死去,生得平凡,死得也平凡。这是人生的普遍图景,劳碌过后的归宿大抵不过如此。筑巢、觅食、成长、学艺也好,吹笙、问鼎、厮杀、呐喊也好,这是蚂蚁短暂一生的经历,实际上也是人生的对照和象征。
诗的第三节是精彩之笔,“一只蚂蚁会哭完自己的眼泪/一只蚂蚁/会有一个小小的坟丘”,里面有凄凉和悲哀,大概也有一些坚韧和旷达。我想,蚂蚁的眼泪也好,蚂蚁的坟丘也好,都是卑微之物,与人生普遍的卑微何异?在大地的某个角落里,一只蚂蚁在哭,它一生的眼泪并不比一个人更多,泪尽之后便归于尘土,一个小小的坟丘就是一座宫殿,很快被风沙抹平。椿树依旧花开花落,但“各自的悲伤/不容许你看到”,这大概就是人生的隐秘和伤痛。
此诗在修辞上似乎没有特别的用心之处,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一首诗,也自有舒卷中的某种开阔。诗人一颗敏感的心于此显得天真,天真里却有悲哀。从一只蚂蚁的身上看到人类的悲剧,是诗歌应该具有的一种严谨。在这种严谨里,一个诗人的叹息即使克制着,也会流露出悲伤。一首诗中的悲伤总是比欢乐更富有感染力,因为悲伤于人生是一种成长和成熟,悲伤大概也是人生虚无的底色,比之欢乐要更开阔一些。一个人要掩饰自己的悲伤,往往露出一张快乐的面孔,想想吧,这就是人生脱不掉的面具。一只蚂蚁比人类要活得坦荡,何尝不是对于人类的一个警醒?

(2017年7月2日)



一只蚂蚁

阿色

一只蚂蚁
会去找另一只蚂蚁

一只蚂蚁
会生下一只新的蚂蚁


一群蚂蚁来了

它们在椿树底下
筑巢  觅食  成长  学艺
吹笙  问鼎  厮杀  呐喊
然后死去

一只蚂蚁会哭完自己的眼泪
一只蚂蚁
会有一个小小的坟丘

风沙之中
高高的椿树  开花  落叶
各自的悲伤
不容许你看到

作者简介:阿色,本名郭红炉,男,1978年生,河北邢台人。2016年12月20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现为注册会员。从小写诗,作品散见网络。诗观:简单就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