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

——读“阿色诗歌”随记

金豆豆
阿色的诗歌,走笔朴实,几近白描。他似乎只在呈现,而不着意渲染。因此,落笔成文,都是日子,都是烟火。在他的诗歌里,洺河这个词,每常在字里行间闪现,地域性尤为明显。他似乎在告诉读者,这就是他诗歌的根,以此为线索展开,见证着那些岁月,那些成长。而他的乡情、他的亲情,连同他的悲悯之心,都在诗歌中,酝酿得愈发纯粹。

每次读阿色的诗歌,就像轻轻推开了两扇木门,门栓啪嗒一声,门轴吱呀一声,久远的记忆,便扑面而至。那些荒寒,那些拙朴,那些艰辛……被阿色平静阐释,任何的情绪,交付给读者。这种不动声色,浑然天成,是无法伪装的。人淡如菊,心简若素,是这境界吧?诗歌的气韵,是心灵的外显,更是岁月的沉淀。让人徜徉其间时,也愈发沉静内敛,悟出许多处世之道。

前两天,读阿色的《顺水多漂一会儿》,也是让我感慨万千。这是写洪水来袭来场面,阿色的笔下,看不出阴影,看不出心悸,更看不见惊惶,他就那么平静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把突如其来的灾难,轻描淡写地呈现出来,仿佛这种轻拿轻放,就能减缓,甚至隐匿疼痛。

区别于某些诗人,为辅新词渲染愁,歇斯底里、声嘶力竭撕扯伤口给人看,阿色显得如此另类,就那么安然站着,站成了独特的静谧和安详。所以,我不由自主的,如此回帖:我需要向阿色学习的,还很多。是的,我太多情绪化,也影响到走笔,心绪不宁,文风不稳,是我最大的障碍。而阿色呢,诗如其人,温润如玉。想起之前,曾不辞粗鄙,为他涂鸦过一首诗,《读你》,这种感觉真好:


《读你》

读你
读你的诗
读你诗里的洺河
读你洺河边的槐树
读你树皮上吊着的蝉蜕


洺河是你的图腾
是你烙进灵魂的胎记
洺河养育了你,也成就了你的诗


一支蜡烛暗下去
你衣领上系着萤火虫的乡亲
你出了村口找不到踪影的乡亲
就会从洺河的两岸明明灭灭走回来


这个静夜
坐拥一盆炭火
不去想更遥远的地方
只认真读:
读你诗里洺河两岸的乡亲
读你诗里的洺河
读你的诗
读你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