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话,留在了黄昏(组诗)

榆木
多余

我们一再说到诗歌。似乎说别的
多余。旁边坐着我的妻子,和孩子
她们在此刻,显然多余。所以
我们偶尔也说起家常,让她们搭话
让她们觉得自己,不是多余的
——诗歌,不是她们多余的
那部分。因为,她们不是
我多余的那部分



十字街

忘了。上次来过,所以会忘掉
因为上一次只记住了一个叫
田鑫红的男子。因为上一次,等在
那里的还有,诗歌。然而这次
我要统统都记住,因为
在那里等待的,不只有一个男子
不只有诗歌。还有一条街



附城

我们说着说着,太阳就落下去了
所以我们是太阳带不走的尘世
——所以,起身时
我是你留不下的暮色
而你是我带不走的附城



倒叙

现在,我们的身后是附城
附城的身后是十字街
很多年以后,十字街的身后
是附城。附城的身后也许
还有一个男子叫榆木
也许,还有一个男子叫田鑫红
也许,空空的



此刻

此刻只有黄昏。此刻只有你,我
此刻只有诗。夜色四起。此刻
黄昏退去。此刻,你我退去
此刻,只有诗。未曾退去
——它是夜色里,亮起的路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9 09:16 ,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