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李不嫁
麋鹿

它们把洞庭湖湿地
当成了牧场。从湖北到湖南
犄角上的月亮被顶来顶去
这大湖如肾,调节着雨水和岁时
也渐次恢复被人驱赶
和灭绝的飞禽走兽,但杀戮
让再温顺的动物也会记仇
如果和一群麋鹿相遇
在黄昏的稻田边,领头的公鹿
看到人的身影就会猛冲上前
只一瞬间,平原上的大树
抖落掉全身的叶子,露出锋利的枝杈
只一瞬间,夕阳把它燃烧成狂怒的坦克




我们往洞庭湖湿地走
一座座大桥在前方引路
遇见小河,稍一抬腿就跨过去
遇见大一点的湖泊
需要蓄足力气,用很长的引桥
提前做出跨越的姿势
那种气势,仿佛再大的惊涛骇浪
也阻挡不住追逐的欲望
有时桥身太长了,迤逦着直达天际
我像驶向太空的宇航员
在高速的压迫下两股战栗
我只想慢下来,请开车的师傅,靠边,靠边




晴空下飘浮久了,白云
也慢慢堆积成乌云
试着用细细密密的雨丝
在平原上扎根。去年伐倒的柳树
抽出了新芽,水葫芦张开喇叭
吠叫着缠住倒扣的渔船
汛期将至,洪水如猛兽般逼近
生在低处的,每一棵芦苇和杨树
都在玩命地长,玩命地
从齐腰深的水面探出头来
居住在堤垸内的人也和它们一样
头顶着千百万顷的大湖,身体绷得像一根弦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4 19:05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