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洹河四月
电话号码

她给儿子交了一百元话费
回家就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儿啊,天冷了”
皱起的眉头开始舒展

话音在空荡的屋子里旋转
最后触碰到桌子上的灵位
上面写着
儿,赵希望


穷人

她用自制的小耙子
从一个栅栏里扒拉着纸箱子
佝偻着,背上的蛇皮袋子
满满当当

一些细碎的树叶落在她的头上
秋风时不时
捋一下挡在她眼前的白头发

这家低矮的窗户里传来几声咳嗽
她又把纸箱推了回去


墙角

城中村的一个墙角
二蛋经常在那撒尿
三娘家的大黄狗也常来光顾

后来
有个流浪汉
用废油纸废衣服在这儿搭了个小庵子
把小村的热闹圈在外面

我一直怀疑
他是怎样度过寒冷的夜晚的
一次下夜班
好奇地向草 庵子里看了看
他竟然和一只狗抱着相互取暖

后来许多人都管那只狗叫狗婆娘
三娘说狗也就活个十来年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3 09:22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