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中年人
集合

蔚蓝的大海  依然盛开着
白色的浪花
浪花银白  银白着
小岛的岩滩

过去47年了
守望者散不去那些曾经的守望
那些渐粗的鱼尾还在游动
游动在泛白的鬓旁  游成
苍苍岁月

老连长的双耳彻底地聋了
那是岸炮轰鸣送给他的安宁
指导员的皱纹海岩般地深了
那是海风雕饰打磨出的档案
只有老排长似乎没有被风化
似乎还在昨天的坑道里思考
似乎还凝坐在
昨天军营的
那盏煤油灯下

绍兴根土没有来   听说他被晚期缠住了
上海阿康没有来   听说他已失联九年
苏州小龙没有来   听说他正被孙子双规
安庆水生没有来   听说他还在为生计值班

老班长喊了一嗓子
47年的沉睡猛然惊醒
集合!

集合
我们集合
来了的和来不了的我们都在今天集合
我们集合在白发苍苍的浪花下
我们集合在
军营战友的
深情中



致石连长

那几条深深的海沟
是你额头上的地标建筑 
多少纪年了? 任海风
白云 阳光 涌浪和风暴雕刻
都无言地慈祥着

我清晰地记得
在我哭泣的孤岛上
有一盏煤油灯  它摇动的火苗
是黑夜中唯一的温暖
那柔肠样的灯芯  是我的目光
静泊的港湾

它让我记住了
你的传统手势和你额头上的那块硝烟印痕
记住了守岛的责任  记住了
我柔弱肩膀上扛着的江山

从那以后我变成了坚硬的海岩
我开始盛开浪花
开始与风合奏
开始风化我的额头  直至
仿造出你的海沟

现在,你我都变成海浪了
我跟随着你
向着沙滩
继续前进!


那一棵小树

我想起那棵瘦弱的小树
它的略可一握的树径
比我们喝酒的行军杯口还要细
那个时候没有人关注它
阳光斑驳着它稀疏的迷彩
它的迷彩  斑驳着操场的一隅

我的老兵们
在栽种军营的时候栽种了它
同时栽种的云朵、海浪和安宁  斑驳着
我的小岛

不起眼的小树和我们一样长青
任海风、飞雪和岁月雕刻   
它长青着  并且
用年轮缠绕着老兵们萦绕于心的思絮

半个世纪过去了
小树的胸径已须两人合抱
它的枝干沧桑着空置良久的军营
但是它依然长青
它坚定地守候和等待着  等待今天
和重返前哨的老兵们
进行一次
深情的拥抱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2 18:03,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