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草屋


小光被小美迷倒
小光非要把小美领走
小美非要2万元
小光拿不出那么多
小美说什么也不和他走
小光说离不开小美
小光离开小美时泪眼模糊的
小光打工回来兜里鼓鼓的
小光找到小美
小光把2万元放到小美手里
小美掂了掂
小美从里面抽出1张新一点的
小美把余下的又放回小光手里
小光不理解
小美说就这些
小光说讲好了2万的
小美说现在就值这些了
小光问为什么
小美说那时急着用
小光问现在为什么又不要了
小美说现在又不急着用了


疤痕

体检发现缺了一个肾
医生说对身体影响不大
这么多年
都这么过来了
让他闹心的是
那正好有一块疤痕
娘告诉他是胎带
在娘的坟前
他想问问娘
自己小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没
可他怕惹娘生气
就忍着没问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7-7-6 14:03,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