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易巧军
棱角

室内,老师傅
正用砂轮机
打磨钢管上的棱角
我在一旁看着
想想人的棱角
也是被生活
这台巨大的砂轮机
这样打磨的

有点不同的是
钢管会迸发耀眼的火光
而人不会


印象

奶奶在天堂
待了九年了
离开家的这些日子
她也偷偷下来
看过我几次
但只是敲了敲
我的脑门
就走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
是在梦中
爷爷坐在小板凳上
看奶奶的遗像
我在爷爷的眼睛里
看奶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7-5 14:58,荐稿编辑:梦兮、敖华)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