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段家永
证明

三十年前
双堰塘的水还很清澈
每年都有跳河轻生的女人

三十多年来
双堰塘的水污染越来越严重
再无跳河轻生的女人

水都不干净了
我们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煤矿工老万

“没有哪个煤矿不死过人
每一次下井
就像在坟墓里行走”
煤矿工人老万说这话的时候
全身黑不溜秋
像被黑暗粉刷了一遍
眼睛一闪一闪
像夜里两支还在亮着的蜡烛
“其实死了也是划算的
六十多万的赔偿
够老爹老娘看病和安排后事了
够几个娃儿读书的费用了
让人担心的是
眼一闭,婆娘就跟了别的男人
老的小的无人照料”
老万这样说的时候
拍打着身体
劳动服上的粉尘轻飘飘落下
像黑色的骨灰
安全帽上的矿灯已经闭上了眼
放心地又一次睡去
等着下一次的黑暗将它唤醒
那些来到了地面的煤保持了一致的沉默
它们不燃烧的时候
你不会知道,它们体内
能逼出一滴滴红得悲壮的血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2 13:54,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