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森
她的苦水在她拿着的玫瑰花里唏嘘、流动
溅起的泡沫,是无人的乡村、早逝的爱人

她要的自由常在远方神秘处磨蹭
比时光还久、比这吉它还近。可她摸不到

让她生脾气的东西很多:风的强势,陌生人的搭讪
再不能让她胖脚挤进的,高跟鞋的抗议

听,她摔坏了一件又一件瓷器
又用手指的叩墙声,佐证她最后的坚硬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1 09:26,荐稿编辑:梁树春、草山)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