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月光才能找到我们

蔡犁
很远的翅膀。很远很远的翅膀
只有月光才能找到我们
水走过的脚印,回忆那些镜子都收藏了起来
梦见一个梦里的人们
内心的菜园,像一个倒退着走路的女人那么细致

她说,一个村庄就是一块胎记
用阳光填满身体的空地
草木之间
钟声之间。把西山的鸟巢都千翼过来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太阳被一个院子囚禁着

我的尖叫从不需要理由
我愿说出其中的亲切
低头的红旗,蝉饮木槿,花过多的时间
等或者醉,单人旁、旧亭台、雨中的山林记
戈天的秋日之门。是非草木之心

冬夜访友。我不需要清凉的佛堂
黑暗的思想,透明的胸膛。一拨,兰花就开了
解或无解。用心倾听的位置
雨,不回故乡。我想要的极致,深埋悲伤
如烹调的人生,羞于问世

风吹故乡。只有风才能找到我们
今天,月光站在了最高处
小溪里有一个病句,还有三条线索无力抚养活
大海是身体里的烈酒
没有名堂。一个假动作,居然连自己都骗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14 17:25,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