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夜里行舟
每一株麦子,都是一束
大地燃起的小小火苗
整片整片的麦子相拥在一起
五月的温度
足以将一些事情融化成水

深谙世故的风从四面八方涌来
裹挟起麦草的芳香,一缕一缕
洒满五月的每一个角落

最先闻到麦香的是布谷
它站在泡桐树的枝头上
几乎喊破了嗓子,也没能喊醒
睡在土坯墙上的镰刀

其次闻到麦香的是我
每年五月,只要听到
布谷鸟的第一声鸣叫
多年前,藏在麦草里的那个秘密
就会跳出来,凝视
麦草垛上的那枚弯月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8 09:30,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