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

沉香
此时,我只是想起了一些质感的词藻
它们溶了我削皮挫骨的呻吟
并允许我躲藏
与披荆斩棘无关
与似水流年也无关
仅仅是为了躲藏
螺旋纹的房子会在夜里翻卷起浪花
与陷进来的星星一起
不存在挣扎,我的自由
我的领悟,已证明过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7-6 15:09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