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冈居木
投票箱
 
除了有限的几次
选举会
堂而皇之
把它抬上主席台
其余时间
它都被遗弃一角
无人搭理
会议一场接一场
它满身灰尘
蜷缩在角落里
张着口
像是有话要说
 
 
剥花生
 
我把它们一个一个
从蛇皮袋里抓出
用力地剥去皮
扔到一个透明的塑料桶里
中间有几个
突然脱离了我的手
躲进了垃圾桶
其中有两个
外壳坚硬锋利
生生划伤了我的手
那些被我剥光的花生仁
挤在塑料桶里
看上去惊恐而无助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放
一部描写纳粹集中营的电影
一群被剥光衣服的犹太人
相拥在一起的镜头
让我的心里
咯噔一下
 
 
一个酒瓶
 
我不知道这个酒瓶
昨晚和谁握过手
也不知道
他以一地玻璃渣的方式
死在谁的手上
他是否在掏空心里话之后
仍执意地
剖开胸膛给人家看
 
可以肯定的是
清晨已经大白的马路中央
他这种直率的举动
让许多人都
绕他而行
 
(选自此在主义论坛,荐稿编辑: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