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画心脏吧

金恨铁
画得像竹  不  像梅  或者像松
头发画成野草  鲁迅的《野草》
脸就不需要画了
像我这样的人
在社会上是没有脸面的
五官也不画  画出来怕面目全非
因为目光短浅  惯听谗言  祸从口出
而对上述指责又嗤之以鼻
衣服不用画
凡事我都坦然相向  从不遮隐
剩下的肉身就好画了
无非是画成一堆尘土
 
(选自诗歌论坛,荐稿编辑:仲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