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杂忆(微组)

辽东天赖
喇叭花
 
茄子,黄瓜,豆角,辣椒......
在园子里闹腾着它们的童年
 
姥爷站在新翻的垄沟里,一身土气
 
姥爷耳背,一辈子没怎么说话
园边那些喇叭花,像是替他开的
 
 
地边的嫩苞米
 
烀,烤,烧,甚至生吃,怎么都香
馋虫,比那些绿叶长得还欢,还壮
 
我爸说:再馋不能偷,生产队的也不行!
 
没过几天,地边的苞米
一棵棵的,都成了秃杆子
 
 
耕种时节
 
一亩三分地,热乎老炕头
 
二爷躺在炕头上
望着窗外喃喃自语:该种地了......
 
他派出去送信的两只燕子
一只也没飞回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微诗,荐稿编辑:韩庆成、严家威、达人老黑、枫叶如丹、蛇珠、山东永清)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