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语境诗刊》流派好诗四人行

青青河边草
风暴 | 孙连克
 
一连几周没人敢提风暴二字
苔藓率先愈合自己
杂草们总是欲盖弥彰
狗,夹起尾巴跟着新主人
 
颓垣释放了所有的沉重,轻松得像座坟墓
老松树怜悯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知道
它也会三缄其口
 
——青青河边草荐语:  这是一首干预诗,整首呈现的是灾后的自然画面。从“苔藓,杂草,狗”,这一低处意象,到“颓垣,坟墓,老松树”,所指和能指之间的对比,变幻运用,可以看出诗人借用“风暴”,写作的真正意图。“风暴”在这里,是一种隐喻,不可明言,而藏之于象,太平盛世和歌舞升平如同废墟,掩埋了真正的火山和箴言。“老松树怜悯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老松树如果也是“风暴”的受害者,会怎样?
 
 
有一抹阳光射进来 | 老家梦泉
 
被困于时间的深处
被困于一时的闲暇里
有一抹阳光
透过长长的甬道
射进来
似乎 想熨平些什么
又似乎 想点亮些什么
我们相顾无言
沉默 是一粒膨胀的
种子
 
——青青河边草荐语: 这也是一首隐喻的干预诗。通过”一抹阳光”在“长长的甬道”,照射,所触及的光的范围,反差中相合一体。这首诗出新之处,在于结句,能避开忌讳的字词,巧妙的表达出,被发光物体统治,或长期剥夺,囚禁中“种子”之“光”的抑郁,愤慨,和思想活动,提高了整首诗的亮点。该诗视角独特,给救赎设定了障碍,逼仄的环境点燃了生命之光,普世情怀在乎普照,更在意冲破藩篱,和压迫的自我觉醒。
 
 
鹅卵石的道理 | 星海阳光
 
一枚光滑平凡的鹅卵石,教你
怎么顺从,放低自己的姿态
如何咽下咸咸的眼泪
混在海水中不让亲人发现,以及
 
表现得很平凡
和其他鹅卵石比起来
没什么不同
这样,你就更安全
 
同时远离大海的隐秘
尽可能站在生活的边缘
能沾点雨露
又不被大海淹没
 
——青青河边草荐语: 这首写的是一种处事哲学,削平棱角,适应俗世。减缓摩擦,游刃有余,未必不是一种豁达的人生。此诗借物喻人,恰当运用象征的写法,衔接巧妙,避开了大词,用极普通的语言,白描出一幅深远,质感的画面。作者借用“鹅卵石”,揭示社会,生活,工作中,普遍存在的一类现象,复杂与倒置,优越与低劣,这种生存法则,总是难以兼容。不合理的”自然”逻辑,也只有顺从或韬光养晦,才能更好的保全自己,不会被海水吞没。“亲人,海水”两词在这里也是多义的。此诗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诗意辽远,思想情感表达含蓄,有很强的感染力,从某种比较抽象的精神品质,化为具体的,可以感知的形象,从而读后,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良心铜 | 一面镜子
 
割开水龙头心脏,是铅。割开电扇心脏,是铅丝
割开洗衣机心脏,是铝丝。割开电冰箱心脏,是铁管
收废品的老吴要的是铜!失望一次,咒骂几天
骂了很多年。这一次收了个名牌电机,割开
一半是铝线,一半是铜。老吴差点吐血
 
——青青河边草荐语 : 此诗是价值的寻觅过程,这个过程被价值主体所戏弄和瓦解,小人物如同蚁类,行为伟大,而宿命卑微。 诗人借用割开这些物件的“心脏”,由此来剥开锈蚀的人心,——这个多维的空间站,滋养各种杂乱诱因,往往透露其事物的本质。现实社会,可买可卖之物,可以用钱来交涉,人心在利益的天平上,到底值几两几钱,真是个未知数。而诗人用”铜”这个字,其意象更为广阔,也是弦外之音,值得玩味。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7-7-15 08:33)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