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诗赏读: 班琳丽《忏悔者》

冀卫军
生活中,给他人找缺点、失误或毛病的人,大家往往都会很慷慨,甚至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可一旦批评得矛头指向自己,往往却很吝啬,常常是磕磕绊绊、遮遮掩掩。这既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也是人的劣根性的体现。
 
诗人班琳丽的《忏悔者》,是我读过的诗歌中,自我反省最彻底、最有力度的一个。
 
有些话,我们往往只藏在心里,即使面对的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也很少吐露心声,这是一种虚荣,也是一种掩饰。“我交出有罪的心,和不满的∕声音。我对土地和弱者鄙视。我寄生∕在她们的身体里,白白地接受供养。”
 
有时,人和人的区别,不在于知晓事物的真相或自己的不足,而在于知晓后的言行,是继续熟视无睹,还是自我反省纠正。“我知道霾的真相,火山喷发的∕唯一诱因。我交出无耻的贪欲,和∕无能为力的羞愧。”
 
人的占有欲,有时是动力,有时是囚笼,关键在于把控好自己的欲望,让其不要偏离正常的轨道。“我交出锁死的喉咙,孤独∕敞开伤口的黑夜。镣铐打开,我∕伸出握紧罂粟果的双手。”
 
认清自我是一个过程,其中必会遭遇一些意外的碰壁,然后慢慢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贪念和希望,变得理性而平和。“我交出疼痛的中年,纸上∕奔跑的乌托邦。我交出身体里的教堂,∕不再祈祷。我有眼泪,拒绝哭泣。”
 
生活中,一些人之所以感到迷茫或堕落,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不清楚人的一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是名利、金钱,还是尊严、价值。“我交出,直至无可交出。直至∕天空澄澈,干净的风拂过百草。直至∕风薄如纸的灵魂,潜回母亲的子宫。”
 
一个人言行的清醒,首先源于对自我价值的认知、判断、选择和实现过程的客观和理性,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当然,一个人的心若被物所奴役,也就意味着必将陷于见利忘义、舍本逐末的泥淖中,到头来,除了悔恨,什么都不曾留下。古人教导我们为人做事要“三省吾身”,只有这样,我们才会不断修正自己的言行,时刻使自己不会偏离人生正常轨道太远、太久,避免南辕北撤,适得其反。
 
 
冀卫军,男,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系陕西商洛人。现供职国企,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24届高研班学员。有诗歌、散文、小说在报刊发表。已出版散文集《四眼看世界》。
 

《忏悔者》
 
班琳丽
 
我交出有罪的心,和不满的
声音。我对土地和弱者鄙视。我寄生
在她们的身体里,白白地接受供养。
 
我知道霾的真相,火山喷发的
唯一诱因。我交出无耻的贪欲,和
无能为力的羞愧。
 
我交出锁死的喉咙,孤独
敞开伤口的黑夜。镣铐打开,我
伸出握紧罂粟果的双手。
 
我交出疼痛的中年,纸上
奔跑的乌托邦。我交出身体里的教堂,
不再祈祷。我有眼泪,拒绝哭泣。
 
我交出,直至无可交出。直至
天空澄澈,干净的风拂过百草。直至
风薄如纸的灵魂,潜回母亲的子宫。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7-7-12 08:2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