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魂

凤鸣宫山
当春花香消玉殒,整个春天日渐消瘦下去。此时此刻,我的心也憔悴得让人见怜。
当夏天百无聊赖,粪香猖獗的时候,我无暇屏住呼吸,捂鼻掩口,拒绝来自田间地头的一缕缕恩泽。
于是在梦中,我也为绿叶的奔跑助推。一串串晶莹欲滴,舍利般光洁的花絮在悄悄地催生。在绿叶的缝隙里探出半边明媚的笑脸,嫩黄泛绿的表情,看着让人伤感,让人口内生津,却又不忍卒摘,更有了心碎的裂音。当一夜夏风百般抚慰之后,今朝,我真的在一棵槐树下酬了残梦……             
五月,槐花在风里旅居。借蚀骨的浓香,借亮丽的玉容,把人的嗅觉擒获,把人的味觉征服。我怎样才不能被你的芳菲迷醉,而无视你的存在。可是几里之外就听到你缠绵的歌声,和歌声里青翠的气息。使我无法说服身体里的铁,背叛你的磁性。
就像今夜,所有的词语都粘满你的体香,在牙缝里挤进挤出,打磨着夏日的棱角。让笔下汹涌的诗行里,倾泻夺人的芳骨。
五月槐花熏,尘世一季醇。谁家锅里香,放逐槐花魂。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7-7 10:22,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