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的面包树

蔡旭
现在才发现,我已经在这个住宅小区里,与这些面包树同居三年了。
在我住进来之前,它们在此已固守多年,一直同小区居民们毗邻而居,不离不弃,又互不过问。
只知它身高叶密,站在行道上可美化视线,站在酷暑中可遮出荫凉。
它阔大的叶片,一把绝好的蒲扇。女人拿来遮阳,小孩把它挡雨。
现在看到树上累累的果实,一问,才知它竟是大名鼎鼎的面包树。
据说它是天然面包厂。果实含有大量淀粉与维生素,营养很丰富。
把果子从树上摘下,放在火上烘烤,就是松软可口、酸中有甜的美味。
我忽然想起艰难的少年时代,曾在地理书上读出了对它的渴望。
那是三年困难时期,为了充饥,我吃过糠包、豆腐渣,甚至红树林的种子……
如今,面包树就在面前,却无人赏识。
让它熟透的果实,一颗颗坠烂在草地……
 
是不是这小区的人们,也都和我一样?
躺在富足的日子上,不再担忧舌尖与肚皮。
已是无欲无求的境地,不再追求未知的新鲜。
你和我,无论熟悉与陌生,一样擦肩而过……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7-4 07:56,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