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溪河(外二章)

特爹
清透。冰凉。逶迤、婉转如大山冷峻的心声。
有人说你是蹦蹦跳跳的溪河,也有人说你是崖缝里蹦出的溪河。
你在令人脱帽仰望的峭壁。奔突,宣泄....
激情磅礴。震撼人心。使人看到了一座沉默的山、澎湃的内在。
 
斜刺峭壁的树木,披戴风雨尘埃的苔藓;
愣头愣脑的虎耳草,伸张毛茸茸的期待;
处惊不变的娃娃鱼,镇定自若潜伏深潭......
两壁篷臂,幽天一线。枝藤交错如网,捧不住沉落天光。
水雾喷薄处,一道道彩虹横跨若仙。
   
你的奔突,是河床经年沉积的痛。
九曲十八弯,激荡着你张扬的个性......直到被长江收编,最终归顺大海。
其实,你走的是一条回家的路。亿万年前,你原本就是海的孩子。
一次地壳运动,你被遗落在了这里。
 
峭壁的古生物化石,记录着冲洗不尽的往事。
在连绵大山的内心,珊瑚是你冥冥之中的家园,无法摆脱的根脉。
你悬挂一幅清丽,以奔腾的方式成就一条溪河。
没日没夜讲述着先古的传奇……
 
 
黄鹰岩
 
陡峭。巍然。葱茏间奔流跌荡,有如一条游弋的白龙。
我深信,那目所不及的明晃晃的高岩上,一定有鹰的盘旋和鸟瞰。
要不然,就愧对了蓝天白云,愧对了磅礴巍峨。
 
父爱般威严。耸立在我的记忆里,看护着我的童年。
几十年如一日,硬朗挺拔。我从未怀疑过,一只不老黄鹰的存在。
我一直顶礼膜拜。他所撑持的那片天空,就像是一把情深义厚的伞。
呵护了我一生的匍匐。
  
清清罗江河缠绵绕膝,腾跃白龙泉满膛丰盈;
花脸板豺狼的童话,在终年积雪的岩沿演绎……
涓涓溪流,流淌红蔻鱼的痴迷、鲅瑟子的趣意;
葱郁山林,弥漫布谷鸟的预言、梁山伯的妖艳……
   
呵,经年不变的黄鹰岩,我的魂牵梦绕!
穿越重重叠叠山峦,历经忙忙碌碌营生,我突然感觉黄鹰附身。
对世事云烟有了盘旋、鸟瞰之感。
骨子里的山势,已然陡峭,巍然。
 
 
老鹰洞
 
洞开铜关口,那刀片般明晃晃的峭岩。
此洞,想来也只有老鹰能够抵达和居住。
 
要不是当年的忆苦思甜。当年的当年,地主老财负隅顽抗;
工农红军为了劳苦大众得解放。
老鹰洞,恐怕永远只是个传说。
 
听说,为破此洞,牺牲了红军一个班;
班长被洞中螃蟹(长满蟹爪的洞中洞)活活夹死。
听说,洞中遍地是银元和弹壳;
洞中阴河里,尸骨喂养的阴河鱼,个个嶙峋如水怪……
 
而当老师领我们一群学生,架悬梯爬行入洞。
却不见老鹰,传说也无蛛丝马迹。
偶有三两只蝙蝠,阴暗处诡异穿梭,扇动令人心颤的阴森和恐怖。
紧张深入,洞随火把的晃悠而亮堂、开阔……
 
洞内旁系众多,但主线明晰。石钟乳千姿百态,阴河水潺潺流动。
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入洞前的故事、传说。
情不自禁融进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而今。不再忆苦思甜,不再争夺与战斗。
唯有一只只老鹰,盘旋记忆的洞口。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6-30 09:07,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