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悟

孙谦
因为生命,死亡在消磨中
因为死亡,生命在消磨中
通向墓地那里有三条小径
祖父,父亲和小妹的坟,离得不远
春风又为田坎染上了渴望的生机
我还活着
在无数次经过的白杨树下,再次走过
白杨树并不认识我
它的花序只顾低垂着,测量阳光的温度
我却认识路边生成伞状花絮的蒲公英
我的根惊心于自己一不小心
会走进那花絮间
被突来的风,瞬间带到空中
然后,落到田野或墓地的任何一隅
 
(选自《中国南方艺术》微信公众号2017.6.20,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