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书(组诗)

——鉴赏油画《自由引导人民》

洋洋
画面上的死亡
 
顺着光从局部取一个焦点
死者抬起脚撞开了既定的焦距
这时,硝烟的弥漫和人声的鼎沸
覆盖城池,覆盖三色旗的脸
 
突然,硝烟被一束光吞噬
一位自由女神从古典里走出来
而她脚下的血液和死者没能压住风的流动
 
没有人能说出风的去向
即使是生者的突然拜访
今天,画面上的死亡,不是轰然一响
而是一片无法靠近的唏嘘
 
 
枪口
 
我们不得不
在硝烟中探索
短暂的光芒
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不得不
抛弃呼吸
无论多少个肉身
都不敢多咬几口
 
 
中弹的瞬间
 
最初的疼痛
是头发和贝雷帽的分离
——与重力加速度的格斗
 
紧接的疼痛
以左胸为参照物
省略迸射的血液
包括放大的瞳孔和嘴巴
 
风在跋涉,行走,用力
把倒下的肉身固定,捡起
掉落的手枪,颔首低眉的手枪说:
它愿意认罪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6.29,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