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轧花机

让青
父亲的轧花机
摆放在堂屋中央
天蒙蒙亮,父亲已坐在
轧花机上,大轮小轮
一起转动,“哳哳哳”的声音
和谐通畅地响起来
这期间,妈妈和大姐
会轮流替换下父亲
而轧花机的声音
一直响到天黑以后
一袋袋黑皮棉
变成了雪白的软棉花
那一刻,我总能看见
手中夹着烟叶卷的父亲
脸上满含着笑容
目送一个个乡邻离去
多年后,父亲和他的轧花机
都不在了,小屋里那有节奏的
轧花声,却依然回响……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5.17,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