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落于人流的缝隙

复活
他们蹑手蹑脚从指纹滑落
如水。时间不过是地上的灰
悬浮,月光是河流,小溪
时间溶解,滴滴嗒嗒
至于泛起的泡泡,多是些互相赞赏的唾沫
从黄河源头,那个叫作舌头的地方,弹起
落下
最后,和月光合流
从一个嘴巴到另一个
嘴巴,说是人流,其实是
人,在流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7.7.4,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