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即至

雁无伤
此时,
乌云和树顶的叶子,
一齐朝三楼阳台压过来。
我伸出手臂,
每片叶子都渴望触及我。
应该是它们的倾斜,
制造了暴风。
片刻后,
雨点滚落。乌云被推远。
树叶开始抖动,
它们在承受水珠的欢跳,
一边拉手,哭泣着狂舞,
一边渐渐透亮,
恍若新生。
 
(选自雁无伤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