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李亚红
徒步人性沦落的荒漠
 
在荒蛮中
谁在呐喊真情
世界软化了皮囊
敷衍  推诿  还有冷漠
阴霾篡改了天地的初衷
一个悲苦的劫数
打着情义无价的幌子
隐形了不为人知
亲情成了赌注
赢回一身华丽
败落了人性
 
偏执于亲******惑
一纸往生之约
饮了无人问津的泪
无怨无悔暗助了索取
感恩在灵魂之外
善良  落魄不堪
被所谓的道德押解着
罪恶感压弯脊骨
回赠化为一纸枉然
白解了初心
 
徒步在人性沦落地
雨露伤怀不止
枯心在绿荫后沉伦
糟践踏绝非宿命
与世俗抗衡
漂移在荒漠中
默许了无奈
一叠叠自白诗稿
是诗人海子的解析
谣传中诗魂弱智
却用生命释义了生
 
 
沾着泥巴的脚印
 
一双泥巴的脚印
在大地的沮丧中
踩出印记
贫瘠顿足在昨天
青涩在紫烟中升华
一场及时雨
浇醒了落魄者
举足间信念活了
 
蘸着泥泞跋涉
青黛摇曳着风情
泥巴涂抹不止
雨花开在失落尽头
苦行僧的执着
让这块不甘心的土地
开始了一场搏斗
逆境求生
脚印搁浅了茫然
 
沾着泥巴的脚印
在猕猴桃的藤蔓下
看护着渐行
疲惫佯装了飘逸
揽金的步履
化解了湿地的忤逆
一串泥巴印痕
迂回在不死之旅
 
 
麦子在陇上泛黄了
 
光阴里的金辉
在儿时沉淀
一块梯开的田
揽下了父辈一生
仰望陇上
植入黄土的青苗
演变成生计
镰刀锋利的刃角
视宰割为丰收
 
时光背影中
布谷鸟鸣叫不止
一坡坡耀眼的黄金
撑起了庄稼人的腰杆
阔腹等了一季
抡起袖子虎口多食
黝黑中流下汗珠
压弯的腰骨
为活着硬生生拱起
 
那道隔绝已成墙
矗立在记忆中
舔食了撒落饭粒的父亲
定格在泛黄的季节
麦浪  镰刀  布谷鸟
麦子被困绑成金山
最终塌陷成草垛
怜悯  追忆
在陇上的麦浪中
泛黄了旧事
 
李亚红,笔名,秦岭雅居。女,70后,农民。陕西眉县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绿野社团社长助理及编辑,中国散文网会员。作品多见各大文学网站与纸媒刊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