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王居明
倒麦启蒙
 
平铺一地的现场,那绿了的道德
一直在太阳里,为火鼓吹
此时,林子里升平的歌舞
都是些什么样的鸟?!
喜鹊没有乌鸦美丽!欺骗
厚颜的进行到底!屁眼
成为眼睛,世界都为吃惊!
所有的不幸,都有红色的喜庆覆盖!
如果还有一丝喘息,或者
人的生命特征还尚存在
刀,是别在自己大腿的肉里!
空调下二郎腿的脚尖,沸煮
一锅的德国大米!为这个季节
提供必须的米汤。
现场,所有的理论都已死亡!
天还是天,地还是地!再看
只是多看了两眼半!凯撒的
一个子儿都少不去!
我咀嚼过饥饿金属的味道
再红再大的太阳,这个世界冰冷如铁!
我的眼泪滴落在田地里!
霸王,你什么时候
才肯安心田埂,读一读书!
 
 
那一场雨
 
绝对是人类史上的奇迹
北极星的庙堂,有着秘密的布局
必要的清洗,空前的美德
淅淅沥沥的覆盖
你的血迹在哪里?
黑夜里的突袭,敞开
清晨的风和万里阳光明媚
可爱的“小冰”,都已成了诗人!!
这个真相:菜无心可活!
人无心活的更旺!
刨心自卖,惊天的举动
魔鬼的功劳:不想成佛都难
在光环的朗照里
还有必要在口水中,沸煮汉奸?!
良心的缺席,紧俏成淬火的美德
比红要红!暗藏的锋利
逢时成色彩的帮凶
外在的造型,用“人”定义工具
可都习惯了这种荒唐!
信仰,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特殊的材料,必有特殊的通道
面对真相,都比真相更真相!
别指望有一场雨,是为了忏悔
鬼从来不走旱路!
正义,走在了哪里?
那一场雨,远去
还在淅淅沥沥
密成解不开的局
 
 
后宫启蒙
 
傲慢的太阳,拐得的美名
圆成上帝的备胎
小三比正芳,更能召集闲人。
乱:爱情的伞下,是非,上帝回避人类
人类,上帝遗忘的后宫
正用爱的宣扬,血腥地夺权!
一统:那卷岁月的秘史,冷宫中的女人!
谁会为这段考古,用血凝结文字?!
不经世事的油墨,可爱的牛犊
黑也带有可餐的香味!
眼睛里的世界,在没有发现前
就醒看人类的傲慢或狂妄!第三只眼睛
在书海里时隐时显。最终
在谁的额头镶嵌,谁就觉醒!
风的鼓吹,利刃寒过屠夫的刀
这种逼人的寒气,真理隐身站立!
只有魔鬼的眼睛确信,胜利
必须用他人的不幸或是生命祭旗!
那些盛赞的欢呼,惯养的蛊
养蛊的人,才精于用蛊!
天眼,一只自由的眼睛
在飘落的红尘中学会孤独!
那视物的两只,正迷失给凹凸有致!
社稷或是江山,一枚精致******的别称
谁的姓氏能有足够的本钱:
白骨垒起高山,鲜血流成河流
今夜的温柔乡,就悬挂谁的姓氏大王旗!
喷射的精液,涂染山河,标签
自己优美地再造!!!
“还我河山”。遥远的声音
近乎千年!唤不醒******
做一个自爱自尊的女人!
惊魂的是,梦中的话语
适配梦的场景,最安全!夜色里
后宫,熟睡的蛊,放下了赵姓的身段
看起来,更像人间!只有潮水的父亲
让潮水起落,真理般重复万遍
找不到第三只眼睛!幸运的是
捡外来的物种,膜拜放养
惊叹的,造就一场场惊心的灾难!
外来的梵音,比真理的母亲,更具磁性!
木鱼里的觉醒,念叨怎样的“色”和“空”
瞑目前的高僧:“和尼姑的一个样样”
 
王居明,陕西眉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报刊或获奖。出版诗集《哦,安哥拉》。该诗集获雁翼诗歌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