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浦君芝
破山禅寺

诵经声渐浓。

禅房外,有书生走过清清水潭
阳光在他的背影里,放飞一些鸟鸣

花木穿过唐朝的深秋
磬音一声沉过一声

我提着空空的行囊,匆匆
穿越黃墙,浸入山光

后院竹径,那书生正捉住一缕晨光
挥一挥袖,化诗。千年传诵


芭蕉

几尾笆蕉,守在黄墙的一角
阳光,雨水;经卷,风影
尽悉收进它落寞的目光

穿黄衫单手行礼的人
步履轻盈,穿行在手执香烛的人之间
芭蕉只能沉默,它看见了太多的俗子

黄墙里也有岔道。“如同落寞的支气管里
会有不速之客。”芭蕉不言语
万物都在互相看着,走岔了看造化

芭蕉只是芭蕉。它神情肃穆
每开一次花,天就下一场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17-7-31 10:37 ,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