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河流

楚子
沿河。浅雾。小船。渔夫
水乡正在忙碌。在雾里
只有在近处,才可揭开
一条河流的梦

渔夫和他们的婆娘
用渔火在水面上安顿日子
岁月的小船,就在水里睡了。她们
睡过苏州、睡过杭州
把水睡成天堂后
南宋的小朝庭,就搬过来了

在历史的河流里
御敌三千里,我退回岸上
作为游子和看客,我深知,水
可载舟,也可覆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7-8-3 09:52,荐稿编辑:梦兮)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